菩提的階梯 (十二)

有關止觀雙運的修行次第,佛陀以至諸大善知識皆曾作出甚多的、不同層次的闡釋。當然,佛陀說的是作為娑婆世界一教之宗的開源,是最為圓滿的方法。但因為各界眾生根機及福德的不同,佛陀因材施教生出大小二乘以至諸善知識為其判出藏、通、別、圓四教。依佛陀所說的止觀雙運修行法,當以《圓覺經》的二十五種組合為之總涵。宗喀巴大師於《菩提道次第廣論》中經過對止(奢摩他)及觀(毘缽舍那)作非常詳細的論述後,於論中的最後一卷為修行人選擇了一條最適合廣大修行人的道路。

後二度及後二學

菩提道次第並不是一門有異於佛陀及諸先輩善知識的修行方法,大師所依的還是佛陀很核心及根本的教法。止與觀為六度波羅蜜中的最後的二度,亦是戒、定、慧中最後的二學,兩者的次第皆蘊含大量的智慧。宗喀巴大師的菩提道次第不離其宗,依據的就是二法的先止後觀:

「又後二度及後二學,一切次第皆先修定,次修智慧以為次第。又修慧時,凡說觀察如所有性,盡所有性,一切皆是修行次第,莫作異觀。又非但此,諸大經論皆如是說,故正修時定應觀察。如是成就奢摩他後,若修觀時純修觀察,前止失壞復未新修,則無寂止,由絛止故觀亦不生,已如前說,故須雙修前安住止及新修觀,謂修觀後即於彼義而修寂止,故緣無我而能修成止觀雙運。」

菩提道依此次第而不選擇其他佛陀於圓教曾開示的止觀教法,最大原因是此次第為相對最能被不同根機的修行人掌握要訣。論中〈卷二十四〉已解釋得很清楚明了,大師引《修次中篇》用風中燭火的比喻說明止與觀的關係,又是另一高明的善巧方便:

「《修次中篇》云: 「若時多修毘缽舍那,智慧增上,由奢摩他力微劣故,如風中燭令心搖動,不能明了見真實義,故於爾時當修正奢摩他。若正奢摩他勢力增上,如睡眠人,不能明了見真實義,故於爾時當修智慧。」」

單修止不修觀,意識就只如睡著了一般,對破空有二執全無幫助;但修觀用力太猛,沒有修止保持心一境性,則心念之妄風也難止定,惟止觀雙運才能同時得到止與觀的輕安。要留意的是,菩提道雖建議先止後觀,但大師於此有提及兩種輕安也可不分先後生起,前題是修行人能把止觀雙運,而不止是雙修。運即能達到任運自如的境界,此亦呼應《圓覺經》二十五種修行次第,能任運自如則任何先後次序也能掌握無礙。若修行人未能達到止觀雙運的境界,還應按菩提道次第所建議循步漸進,先修止得定,後修觀對治由止產生的沈沒及掉舉狀況,方能得到觀的輕安又不失去止的輕安:

「如是修習無我義時,沉掉生起如何了知,為斷沉掉修念正知,得無沉掉,平等等捨任運轉時,緩功用等,當知同前奢摩他時所說…

於所修境,修奢摩他令起輕安。又於彼境,觀察修習毘缽舍那引發輕安。各別修已次乃雙運。若如此說,非定一座連修止觀,是許亦可別別分修…

此中要者,謂內無明如何增益,須破其執,彼相違品,謂自性空。於此空上應當引起猛利定解,而修空性。」

兩種輕安

輕安分兩種,一種由止而得,另一種則由觀而得。得輕安與否是修行人是否達到真正的止與觀的任運境界的指標。輕安境界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對輕安境界未能完全掌握的修行人,當由止入觀的時候,把由止所得的輕安誤當成由觀所得,宗喀巴大師把這種觀稱為隨順毘缽舍那,當修行人能由觀得到輕安,而止的輕安又未失,此才是真實毘缽舍那。如大師引《般若波羅蜜多教授論》云:

「彼由獲得身心輕安為所依止,即於如所善思惟義,內三摩地所行影像,勝解觀察,乃至未生身心輕安,是名隨順毘缽舍那所有作意。若時生起,爾時即名毘缽舍那。」

此等境界實屬玄妙之境,非筆墨所能輕易形容,大師及諸大善知識曾嘗試以不同比喻解說佛陀甚深教法,風中燭火以外又有虹霓薄煙:

「為由何等不能判別,謂修習故,心境二相粗分皆滅,如淨虛空,心具顯了澄淨差別,如無風燭不動久住,意識所現內外諸相皆覺如虹或如薄煙,久住彼相。」

rainbow

大師於論中把諸相於止觀修行時所現之相為虹霓薄煙。虹霓薄煙為眼色所見,現半透明非實非虛之相,不能觸到卻又不是不存在,修行人於止觀中對所有於意識中所現凡影相皆視為真空妙有,破其虛但不執其實,才能有機會得清淨正見,但過程當中必須達致心一境性,否則又不時會落入沉沒及掉舉之境。對此極上的修行心要,於〈卷二十四〉有極為具體的描述:

「先修補特伽羅無我,次於法無我義,若念正知攝持而修,若時太久,念知難攝,時沉時掉利益極小,故以上午下午初夜後夜四座之中各分四座,一晝夜中修十六座,尚覺明了感觸之時,即當止息。由如是修覺修未久,然覺時間日時速逝,是攝心相。若覺久修觀時未度,是未攝心,攝持心時煩惱輕微,自覺一生似無睡眠,次能一座經上午等。爾時生定能具四相,一無分別,謂住定時,雖息出入皆不覺知,息及尋思至極微細。二明了,謂與秋季午時空界明了無別。三澄淨,謂澄如杯中,注以淨水置日光下。四微細,謂住前三相中,觀外諸法細如毛端了了可見。」

真實的修行一日至晚分成十六小段,入定時自己不覺已過很長時間,精與神飽滿得像不用睡眠一樣。具體則具四種相狀,一為呼吸減輕至感覺不到,二為心念如秋天的晴空般青靛無雲,三為像放置於日光下的一杯清水般清徹,四為心念保持於前三種狀態下,對世間所有現象皆能了明至無孔不入。

菩提的階梯行至此止觀雙運之階已達頂,往後將為此無上修法作一總結。

One thought on “菩提的階梯 (十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