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的階梯(八)

《菩提道次第廣論》中自進入〈上士道 毘缽舍那〉的部分,就一味論析中觀,是故也多次提及中觀師這專有名詞。能稱為師,當能專其長項,深其所學。但當有修行人自以為是中觀師時,除非此人將他心想的原原本本跟一位大善知識斟酌認証,而此大善知識是真正持中觀究竟義的中觀師,否則自己究竟是否真正的得到究竟要義的真諦也無從稽考。

前文已提及中觀不執二邊,既不執有亦不執空,要不對一種東西的執著即要破除執著,中觀師的專業就是見於如何破二執以達究竟勝義。要破有執已不容易,破空執可是連阿羅漢也未必有十足把握! 佛陀當知勝義諦的艱深難明,因此向世人開示世俗諦教法以先破有執,空執則以勝義諦破之。論中〈卷十九〉引《入中論》說:

「覆自性故世俗,由此偽法現諦實,佛說彼是世俗諦。」

論中〈卷二十〉引《佛護論》說:

「諸佛說正法,正依於二諦,世間世俗諦,及以勝義諦。」

但破空執談何容易,要怎樣說法才能令人明白世間一切如幻但又不是不存在? 正如論中引《迴諍論》說:

「雖無能破語,其無亦成立,然此語云無,令解非令除。」

一句「令解非令除」實在無比美妙: 說空無的目的是要解開人對自身以至事物存在的執著,但不否定(除掉)其存在。很矛盾是吧! 若修行人能如前文所說,將有及有性分開,則能進一步對破空執有所精進。《迴諍論文》的另一句「其無亦成立」就是說以無破有但不否定無的存在。其實每當修行人由破有執轉接至破空執時,其論述已超越世間一切語言文字所能表達的極限,因為要破二執時,等閒也必須經四重因果及雙重否定立論,即用自、他、俱、無因生破自性生之見,再以有、無、非有、非非有破有法之見,若表述於文字則一千幾百字已算精闢,一萬幾千字則實屬正常。強如宗喀巴大師也用上〈卷十七〉至〈卷二十四〉整整八卷構成〈上士道〉中毘缽舍那全編,而整本菩提道次第廣論才二十四卷,即足足用了三分之一的篇幅! 修行人若理不清箇中真正路徑,拐行彎路在所難免,但生邪見卻如足入泥沼,難以自拔。論中引《迴諍論文》再進一步闡釋其前句:

「雖無汝語,若無之滅亦本成立,何為更說一切諸法皆無自性,汝說彼語有何作為? 此當為釋說一切法皆無自性,非由此語令一切法成無自性,然說諸法皆無自性,是令了解破無自性。」

此段已說到穿底了,其用意更多的是說給那些執意於前的邪見人,他們執著於既然語文是虛無,那說法來幹麼? 法是要說的,但說也說不清,說到此根眼處已責不在語了,實是非語之罪! 因此有禪宗不立文字,傳心佛印的一種說法手段,禪宗公案中眾大德們當說到位時即默然不語,大德當然不是邪見人,不說是因為他們明白勝義諦已超乎文字,要義還得修行人自行領悟醍醐味!

因此真正的中觀師是以緣起立無塵而不否定名句的作用,當知一切如幻但不執空,誠如宗喀巴大師所形容:

「觀中觀師有許無許,由具何事,名中觀師,則彼中觀師定當受許,須許通達全無塵許勝義中有及許名言緣起之義,一切如幻,故有所許。」

由於勝義諦之深奧遠超文字所能表達,中觀之說又分出應成派及自續派! 宗喀巴大師於〈卷二十〉及〈卷二十一〉分析兩派之利害,即菩提的階梯至此還未止!

One thought on “菩提的階梯(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