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看放生

最近常聽到人們批評放生的聲音,批評者認為有些放生者只顧自身的功德,沒多加理會對放生的眾生物種與放生的生態環境不配合,沒有為被放生的眾生解除生命的威脅,若放生者為明星名人,批評聲音更被無限放大。實際上,從佛教意義上來看,這些批評未免過於苛刻。

首先,放生是一種對沖殺生的活動,兩者處於絕對的對立面。殺生是十惡業之一,不殺生已是善行,放生更是一主動為將要被殘忍宰殺的眾生帶來解脫的一極善行為。由於眾生死前一刻的感受將極大的影響其下世投身何道,單單是被放生眾生免卻被宰殺時的極大痛苦及恐懼,此功德之大已足以蓋過批評者對放生者的種種指責。

批評者似乎忘記了死亡是眾生必然經歷的階段。眾生得到放生的機會是其於過去生及現在生錯綜複雜的因緣和合的其中一個結果而已。說到底死亡是必然,當眾生被放生到另一個環境,最低限度已遠離不得善終的一次危機,得到一次重生的機會。不要忘記,此眾生是因為自身業力而投生至畜生道,於野外世界弱肉強食是定律,畜生道眾生被其他同道殺食是其多世積累惡業的果,很多皆因為前世多造殺生之業,致於現在世及未來世要自食其果,直至此惡業完全消磨為止。

放生同時亦是放生者的一種修行。正如此前提到,不殺生已是十善業之一,放生者需發菩提心,一心意向利益受苦眾生,才會出現放生的行為。放生者亦需明白眾生皆有佛性此一道理,明白於無數過去生中其他眾生也曾是自己的至親,才會發菩提心,作出自利利他的善行。但有一點必須明白,放生者若只本著放生可為自身積累福德資糧的目的出發,而沒有本著發心利他的動機,基於自利多於利他的放生所能積累的福德資糧是極其有限的。

對於眾多放生活動,旁人若能做到觀善隨喜,不生嫉妒厭惡之心,也能為自身積累隨喜資糧,批評者之出現也只因現處於末法時代,實是對修行人提供多一個禪看的機緣而已。

One thought on “禪看放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