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我”玩捉迷藏

於’’禪定的作用"一文中提到禪坐期間會因入定而產生大喜大樂之感,此感生後反而會影響到禪定的持久性及穩定性。相信很多未嘗試過禪修,或已開始禪修但未得禪定之果的人來說,實在難以體會何喜何樂之有。今早想到一比喻,試將這境況說個明白。

禪坐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了見真如明性,即所謂自己的心或"我",從而得見萬法皆空的真相。要找到自己的心,先要清除所有妄念。於禪坐時有數種方法進行:一為數息,二為觀想, 三為止觀。無論那一種方法,其效用皆是為了排除妄念。排除妄念時, 首先要得以觀看妄念的生與滅。單是這一部分已很新奇,最初會見到妄念不住的生滅: 一時會在想今晚的菜式,一陣會突然在想今天工作的事宜…沒完沒了的永不休止。當你開始能觀看此等妄念正在胡亂飛舞,就是走向清除妄念的第一步。 只有做到這第一步,才能開始追蹤到妄念生滅的來源。當你能看到妄念生起之因,就可嘗試截斷其生起的源頭杜絕此妄念。

剛開始提到的三種方法,實質都是截斷妄念生起的方法。數息就是於心裡數出一呼一吸的次數,由於心念已被數息所佔據,因此心識並無餘暇生出妄念;觀想的原理跟數息相同,也是以一觀想對象佔據心識,不過對象不是呼吸,而是其他。例如淨土宗修禪方法,就是以西方極樂淨土為觀想對象,又或以阿彌陀佛為觀想對象;止觀則不同,是針對妄念的起源進行截除,例如淫邪的妄念起是因為對異性肉體的迷痴,止觀方法就會想所有肉體皮膚下皆血肉淋灕藏污積垢,對肉體的慾念便會息止。

當妄念亂飛時,你在試圖找"我"的過程中,誤將一些頑固的妄念認作"我"。但當妄念皆息後,你嘗試去找出真"我"時,又發現沒有這個"我"。原來"我"一直被各種妄念遮蓋,就像是明月被夜雲所蒙蔽,明月一直也在,只是你看不到而已。情況就像兒時玩捉迷藏,不一定要捉到玩伴才快樂,過程中到過不同地方,見到玩伴的身影掠過,以為快找到時又落空也快樂!情況與禪坐入定試圖尋找真如明性一樣,初入定時以為快將了知真相,快樂生起,此快樂卻成為另一片夜雲又將"我"遮蓋了,就像兒時玩伴不會讓你找得容易,才一觸到玩伴襯衣,開心起來腳步一慢又給對跑掉了!

禪修入定之境難以言語,談禪修對筆者的文筆是一大考驗,就只有繼續於定境推進,親身體驗才能勉強描述,恕莫見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